時事論壇
法律Q & A
常用判例
法務團隊
線上諮詢
 
常用判例法源
十五、第三人施用之不正方法所取得之自白,並無證據能力

(一)按最高法院46年台上字第809號判例:「被告之自白為證據之一種,須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方得採為證據。故被告雖經自白,仍應調查其他必要之證據,以察其與事實是否相符;

苟無法證明其與事實相符,根本即失其證據之證明力,不得採為判斷事實之根據。」又同院29年上字第1457號判例:「被告之自白得為證據者,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規定,須具備(一)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二)與事實相符之兩種條件。

故該項自白,苟係出於上述之不正方法,即無論其是否與事實相符,根本上已失其證據能力,不得採為判斷事實之證據資料。」再者,同院28年上字第2503號判例:「依刑事訴訟法第156條第1項規定,被告之自白雖與事實相符,仍須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之不正方法,始得為證據。

此項限制,原以被告之自白必須本於自由意思之發動為具備證據能力之一種要件;故有訊問權人對於被告縱未施用強暴、脅迫等之不正方法,而被告因第三人向其施用此項不正方法,致不能為自由陳述時,即其自白仍不得採為證據。」

(二)最高法院93年台上字第6578號判決:「被告之自白,須非出於強暴、脅迫、利誘、詐欺或其他不正之方法,且與事實相符者,始得採為證據。如果被告之自白,係出於不正之方法,並非自由陳述,即其取得自白之程序已非適法,則不問自白內容是否確與事實相符,因其並不具證據能力,即不得採為判決基礎。

又此項自白係出於不正方法者無證據能力之侵害性法則,並不限於負責訊(詢)問之人員對被告為之;即第三人對被告施用不正之方法,亦屬之。且不論係事前或訊(詢)問當時所為,只要其施用之不正方法,致被告之身體、精神產生壓迫、恐懼狀態延伸至訊(詢)問當時,倘被告因此不能為自由陳述者,其自白仍非出於任意性,不得採為證據。本

件上訴人一再否認其於檢察官偵查時之供述內容為真正,辯稱:『(警察局移送偵查時)移送的人跟我說,如果我翻供,會被收押,而且我承認的話,半年內不會再找我麻煩……』、『因為警察事前跟我說,不承認會被收押及之前那些話(所以在偵查中承認)』,並謂:『做我筆錄的人也有會同送我到檢察官那裡去』云云(第一審卷第158、159頁,原審卷第50、51頁),已主張其於檢察官偵查時之供述並非出於任意性。

原審對其上開主張未予調查,即率採其於檢察官偵查時之自白為判決依據,已難謂為適法。」

線上人數:56 瀏覽人次:11204
RSS 站務回報 檔案下載 常問問題集 服務條款 隱私權政策 合作與廣告 聯絡我們 網站地圖 會員中心
Copyright © 2014 法律人 All Rights Reserved. / 網頁設計.點創多媒體 D-strong.